文物考古当你从历史长河中的鸟瞰地方远眺,石

作者:文物考古

在怀大联培的一年间,笔者曾经不止一次地向罗伯特·凯利教授讨教,究竟是怎样的力量驱使人类建构起名为“国家”的社会组织形态。而他的回答至今依然发人深省——“我们通常不会纠结于某一史前聚落的社会组织形态究竟是仍然属于复杂酋邦抑或已经步入早期国家的行列,而将更多的注意力投注于组织变迁本身以及这种变迁所处的人类历史潮流。”前者要求研究者具备“通过整理细节,尝试发现浩瀚森林的模式”的细腻心思,后者需要研究者拥有“从历史长河的鸟瞰位置远眺”的广阔视野。

写在前面:第一篇真正的简书开始于人类的进化与历史绝不是故作姿态,真真切切是最近在读的一本好书,只具有RAM存储的我,希望借此笔记一番,待日后回头一看。

我们的世界充满惊奇

文物考古 1

书全名:全球通史-从史前史到21世纪。

从原始的蛮荒 经过无数的年代

而“当你从历史长河中的鸟瞰位置远眺”——这句话也一遍遍地出现在了这本《第五次开始——600万年的人类历史如何预示我们的未来》之中。作为考古学家,可能这也正是该书最想传达给大众读者的的独特视角:“考古学提供了人类历史的关键记录。对于我们的历史的绝大部分而言,它是我们拥有的唯一记录。然而,如果你阅读世界历史书籍,你可能发现史前史只出现在第一章,甚至可能是第一章的第一段。教科书里,历史常常从埃及、希腊、罗马和中国‘文明’开始。史前史不过是舞台布景:‘现在你看到猿猴,有的离开树枝,降落地面,直立行走,我们的大脑逐步增大,我们制造石器,绘制洞穴艺术,栽培小麦’——接下来进入真正的历史,重要的东西。但是,将史前史贬低为背景,历史学家就错过了历史全景”。

作者:美.斯塔夫里阿诺斯

生命经历了严酷的考验

那么,以历史全景为舞台,在《第五次开始》中又为我们带来了怎样的人类学思考呢?笔者以为,从生物进化论到文化进化论,进化论的思想贯穿了全书始终。书中“将进化理解成为不同的生物结构或行为之间的成本和收益的权衡”。这里的“进化”所指显然是生物学范畴内的优胜劣汰,但是权衡成本与收益的内涵却道出了更为广泛的进化内涵。不论是物种抑或是文化,“人口增殖带来的竞争加剧是最主要的驱动力”,面对竞争、优化选择,则是进化“主体”于客观上长期存续的基本方针,人类史乃至人类社会史正是一场“成本与收益的权衡”之下的生物—文化进化史。

文物考古 2

自然界简单的生命形式演变成了

在过去的600万年中,这样的进化人类经历了四次,书中称之为“开始”。按照时间顺序,它们分别对应于技术、文化、农业和被称为“国家”的社会组织形态——“使用石器的更新世祖先战胜了不用者;拥有文化能力的战胜了缺失者;农夫最终超过了狩猎—采集者;酋邦和部落臣服于国家社会,后者迄今仍然统治世界”。然而,“栖居在树端的灵长类动物并无意于成为直立行走、使用工具、狩猎的古人类。这些古人类也没有想过成为使用符号、讲述故事、呼唤灵魂的人类。狩猎—采集者没有立意成为农民,农民也没有打算成为帝国一员。通过历史,我们只是竭尽全力,做最好的自己:最佳树居灵长类动物、最好的使用工具的古人类、最好的狩猎—采集者、最好的农业村落首领”。而意欲成为“最好的自己”即须完善“成本与收益的权衡”。

第一编 史前人类

更为复杂的植物和动物

回到技术的“开始”之前,“自然选择有可能最终导致灵长类拥有咬合力强大的下颌,可以咬断大型动物骨骼,吸取骨髓,或者长出可以舔刮动物尸体上残肉的牙口……但是,如果考虑到灵长类头骨形态、肌肉和牙齿形态需要做出多大的变化时,就知道几无可能”。换言之,在这样的进化选择中成本要高于收益。“另一方面,发展出技术的生物可以跃过生物选择的漫长过程,跻身进化序列的前排。石器的成本和收益告诉我们,在中新世晚期的竞争环境之中,人类就这样增加了猎物,从几乎是进化链最底层的混乱之中脱颖而出”。

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长达400万年的历史,而人类文明社会不足6000年的历史。

重大的气候变化曾经威胁到

在关于文化的“开始”的思考中,该书将其理解为“由一群人共享的一系列观念和信仰”,这与尤瓦尔·赫拉利先生在《人类简史》中对于“认知革命”的解读基本一致,即可以“一起想象”的“虚构的现实”。精彩的是,《第五次开始》更为细致地观察了“讲故事”的能力的形成条件与机制,即“前瞻性思维,以及在智力意义上,将不同部件拼缀成为统一、有序的整体的能力”,并以多层意图的架构形式展现出来。具体而言,语言沟通与工具生产(阿舍利技术、细石器技术)为文化的“开始”提供了必要的基础和训练,而艺术(三个层级的意向性:“有的人希望其他人知道他们知道生活并不如他们所期待”与宗教(四个层次的意向性:“我知道你知道我们共同理解神祗认为我们应该按照特定方式行动”则直接标志了文化的“开始”。反映至“成本与收益的权衡”层面,多层意图的架构产生的“认知能力之一是‘施动者侦测策略’,即允许我们领会其他行为者的意图的能力。作为社会性动物……这是群居生活的关键能力”。“因此,我们相信,对世界的‘意义’的共识必将使具有文化能力的古人类比缺乏文化能力的古人类获得更高的繁衍适应性”。而当前者面对初建共识的内容选择时,“成本与收益的权衡”促使以“合作”为主旨的共享理念成为了人类社会最早的核心价值观——“我们曾经经历的自私和无私之间的拔河比赛表明,我们可以计算两者的得失。自私行径自有好处,但是在文化环境中,无私行为也是如此。如果文化的力量允许创造象征性建构的宇宙,如果人类能够看到慷慨有利,慷慨就会得到文化强化,而更为常见”。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在史前时代的几百万年中,有两大转变为此后的全部历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其一是灵长类逐渐转变为人类,即具有思维能力的真正的人类(人类形成);其二是由食物采集者转变为食物生产者(农业的产生)。

所有生命形式的存在

“拥有文化的群体成员可以创造合作联盟,帮助他们度过干旱和其他时艰,因此人口继续增长。有的离开非洲,战胜了诸如尼安德特人等其他早期人类。成功的代价是生存空间的竞争”。具体而言,“狩猎—采集者维持着不断降低的回报和迁往新营地的成本之间的平衡”——“随着人口密度的增加,有人捷足先登,占领了下一处营地的可能性也在攀升。在这种情况下,狩猎—采集者有两种选择:将其他人从心仪的土地上驱赶出去,或者留在当前的营地,丰富扩充你的食谱。前一种选择很冒险,因为你可能战败。后一种选择来自饮食幅度模式。如果你已经耗尽了排名靠前的资源,就必须将低回报资源纳入饮食之中”。再次面临“成本与收益的权衡”,农业的“开始”适时启动——“气候变迁和偶然的植物基因变异导致农业成为可能的选项,而狩猎—采集者把握住了时代契机。在地质时间上不过是短短一瞬,狩猎—采集者就成为农民,创建出定居村落”。

第1章 人类--食物采集者

但生命延续了下来

随后,“垦殖将人口绑缚在土地上,有的人发现为了生存,他们需要控制其他人的资源和劳力”,同时也就“需要向自我和别人‘解释’为何他们应该占有更多。这就是人类学家所称的‘意识形态’,解释不平等的信仰系统”。正是在这样的信仰系统的支配下,国家的“开始”得以发生。问题是,面对“资源和劳力”的让渡,所谓的“其他人”又因何接受并甘之至今呢?无外乎于“成本与收益的权衡”——当“意识形态”成为文化的边界,便似“精神的太阳”,无论它照耀着多少个体,无论它照耀着什么事物,昼日之颜哪怕闪耀着无穷无尽的色彩,也都只是官方准许的色彩;然而,拒绝“意识形态”,精神的世界却也未必就能焕发出更多的光彩,失去了曜日之辉,我们所能收获的恐怕将是无穷无尽的黑暗——意识形态与文化能力的捆绑关系最终促成了“政治臣服者”与“文化流浪者”之间的尖刻选择(事实上,这几乎无需取舍,自我们的先祖获得文化能力之刻起,后来者便已失去了自主放弃这项能力的机会——我们可以选择看待世界的立场,却无法放弃“拥有立场”),前者则在“成本与收益的权衡”之下屡屡胜出。

地球形成于约50亿年以前,而大约40亿年前地球上才出现最早的生命,即原生的单细胞生物。尽管人们历来都认为这种原始的生命与非生物有着质的区别,但现在的科学家们已不再接受这种将生物与非生物截然分开的观点,而把生物看做是由非生物自然进化而来的。

就在大约两百万年前

第五次“开始”,该书认为,正值当下:“一个剧变的时代,是继技术、文化、农业和国家开始之后的另一个伟大转型的时代,一个全新的开始”。而进化则似命运的齿轮,依然维持着它既有的步调稳步向前——全新的时代赋予了人类文化前所未有的广阔舞台,同时也打破了不同文化之间的地理分界,伴随防御纵深的日益缩减,文化冲突必然不断升级、范围亦将逐渐扩大,不论积极或被动、觉悟或蒙昧,文化生态圈的战国时代已然来临。那么,再次面对“成本与收益的权衡”,我们又该如何抉择呢?依然是“竭尽全力,做最好的自己”,书中称之为“简易模式”——“意识到世界发展的方向并且完成这个发展。”首先,不同于生物进化依靠自然淘汰完成选择,在文化的“成本与收益的权衡”中,受众虽然同样无法脱离现世的因果,却已由被动的接受转变成为自主的选择;其次,“我们有自我教育的历史”,政治文明有能力通过“自查”“自省”及时调整对于组织结构的认知、未来蓝图的规划,“意识到世界发展的方向”;最后,“人类现在已经拥有改造世界的能力”,“如果我们拥有摧毁世界的能力,那么我们也可能拥有创造世界的能力。这意味着制造、存储、转换和使用能源的地质工程与新方法。但是,这也意味着组织我们自身的方法,扬善惩恶的方法”。而这正是“完成这个发展”的方法。

生物又从低等级不断地向高等级进化:由微生物进化到原始植物,继而无脊椎动物,最后脊椎动物。

改变这个星球命运的生物出现了

《第五次开始》为我们展开了一幅历史全景的绚丽长卷,而贯穿其中的则是进化理论的质朴气韵。诚如作者所言,“人类进化一直是,而且应该是,甚至必须是由我们自己掌控的”。吾辈作为第五次“开始”的见证者与亲历者,自当知往鉴今,以启未来。

能否适应环境的关键不取决于蛮力和耐寒的能力,而取决于智力的不断增长,取决于能否运用其智力使自己较好的适应环境的需要。

站在世界史最远端的是石器时代的人们

(图文转自:中国文物信息网)

从宏观的视角来看,人类的出现是地球发展进程中的第二大转折点。第一大转折点是生命从无机物中脱胎而出。第三大转折点是既改变其所处的环境,又改变自己的基因。(1.基因突变和自然选择方式进化--2.改变环境来适应基因的变化--3.)

人类是大自然的儿女

基因进化与文化进化的根本区别:基因进化通过基因突变起作用,符合自然选择;文化进化通过引入新工具、新思想或新制度来改变整个社会。

是自然界几十亿年进化的产物

技术变革与社会变革的时间差原因:技术变革能提高生产率和生活水平,很快被采用;社会变革需进行自我评估和自我调整,容易遭到抵制。人类虽能通过获取的越来越多的知识依照自己的意愿来改造环境,但却不能使自己所处的环境更适合居住。人类需在知识与如何运用知识的智慧保持平衡。

对这一长期的人类演化过程

人们并不总能体会得到

人类真正认识到这一点才不过一百多年

在此之前 人们只能把人类的起源

归结于某个万能 全知的神

所以几乎每一个民族都有

神创造人的美丽神话

现在科学家把这种上帝造人的说法

称为神创论或特创论

现代科学研究提供的证据

却是完全不同的人类演化过程

现在请与我们共同来探索

人类先祖在创造辉煌壮丽的世界历史时

是如何迈出第一步的

基督教认为人类是上帝创造的

《圣经》创世纪中说

上帝先用5天时间造昼夜 天地 植物

水生动物以及日月星辰

到了第六天

用泥土造了一个叫亚当的男人

后来见亚当孤独 又抽出他一根肋骨

将它变作一个叫夏娃的女子

与亚当结为美满夫妻

所以我们人类都是亚当和夏娃的子孙

人们曾经对这一说法深信不疑

并因此还引发了一些有趣的理论

有个叫厄谢尔的爱尔兰大主教

根据《圣经》的说法

推算出上帝造人的时间是公元前4004年

牛津大学圣约翰学院的神父

进一步把亚当诞生的时间精确到小时

即公元前4004年3月23日上午9点整

在这些神父看来

我们的世界史是从这一时刻开始的

特创论虽然在各地长期占有统治地位

但是世界各族人民并非都是一些

人云亦云的应声虫

比如古希腊就有一批

爱好智慧的脑力劳动者

专注于仰观宇宙 俯察人生

其中 米利都学派

专和大多数人的意见唱反调

这个学派中的阿纳克西曼德甚至断言

人是从海里的一种很像鱼的动物

变化过来的

如果不算原始人的图腾崇拜

这恐怕是人类起源于动物界的

最早说法了

我们把这种说法称作 自然发生说

按照今天人类的认识水平

自然发生说比神创论接近真理一些

但是 二者其实都是古人

跟着感觉走而得出的假设

其中充满了孩童般的天真

不过 以我们现在的知识和后见之明

我们很容易排除这种见解

18世纪 现代生物学分类的鼻祖

瑞典植物学家林奈

发现人类和类人猿有许多相同之处

因而在拟定动物分类系统时

将人和类人猿分到一起

统称为灵长类 就是头等聪明的意思

这种分类 为揭开人类起源

和世界史开端之谜提供了新的思路

法国科学家布封使这一学说

得以进一步发展

他提出了人猿共祖的假设

但他还处在基督教思想专政的末期

所以 他的想法刚一提出

便遭到《圣经》捍卫者们的围攻

在巴黎大学当众检讨才勉强过关

但他的思想影响了他的学生拉马克

当时 法国大革命吹来思想解放的春风

创造了一种自由 开放的思想氛围

拉马克是进化论的伟大先驱

他于1809年发表《动物学哲学》一书

系统提出进化论的观点

这个理论的核心内容是物种进化说

认为一切生物都因自然的作用

才得以产生

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演化

开始简单 逐渐复杂

布封和拉马克师生二人

打破了特创论的一言堂

在人类自我认识史上功不可没

剩下的任务就是为进化论再添一把火

将进化论这块生铁炼成

令人信服 坚韧无比的好钢

说服仍然相信特创论的知识界

担当起这项历史重任的人

是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

进化论的创立者达尔文1831年底

乘英国的贝格尔号参加了一次

周游世界的考察

走了五年 到了很多地方

到过美洲 到过澳大利亚

收集了很多的标本

1836年10月回国以后

他又用大约20年的时间

收集资料 潜心研究

于1859年发表了划时代的巨著

《物种起源》

他指出 所有的动物和植物

都是自然界长期演化的产物

但没有涉及人类的进化问题

1871年 他出版了

《人类的由来及其性选择》

第一次描述了人类进化的图景

达尔文认为 在自然条件下

一切生物都要受周围环境的影响

而发生变异

能够发生有利变异的物种

就能生存和发展

不能发生有利变异的物种

就必然被周围环境所淘汰

这个基本原理

在同时代的中国 即清末的时候

被著名的启蒙思想家严复

概括为八个字 叫作

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

此时在西方 达尔文的理论提出的时候

遭到教会的猛烈反对

在社会上也引起广泛的争论

然而 随着科学的进步 在其晚年时

学术界已经不再怀疑进化论了

随后的工作就是在世界各地

寻找我们人类祖先的遗迹了

早在进化论确立之前

考古学家和古生物学家已经发现了

许多古人化石以及伴生的打制石器

及其它工艺品

但在进化论确立之前

人们还想象不到 在亚当夏娃出现之前

会有人类存在

所以他们无法理解这些发现的含义

进化论确立之后 欧洲知识分子的目光

越出了教会划定的界限

开始到世界各地寻找远古人类的痕迹

陆续成功地发现大量古人类的化石

与他们使用的工具

这些努力使我们清楚地认识到

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

深刻地感受到我们祖先所走过的

艰苦历程

地球上最早的人类化石是在非洲

坦桑尼亚的奥杜威峡谷发现的能人

发现者是英国古人类学家利基夫妇

利基在剑桥大学完成非洲史前史学业后

一心到东非去寻找古人类化石

他的这个想法在当时人看来十分幼稚

因为在20世纪前半期

有关早期人类的大发现都集中在亚洲

比如印尼的爪哇人 中国的北京人

但是利基却执意要去非洲

他选择了坐落在坦桑尼亚北部平原上的

奥杜威峡谷

这是一道长40公里 深100米的谷地

利基夫妇在那里锲而不舍的工作了几十年

结果有志者事竟成 他们终于在1961年

发现了最早的人类遗存

定年在170至190万年前

在能人之前

还有更早的人类祖先南方古猿

南方古猿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来

陆续发现的一组变异很大的化石

存在的时间大概从五百多万年前

到一百万年前

这些化石的发现具有很大的意义

因为在此之前 人们普遍认为

人类的两个基本的特征就是

直立行走和制造工具

这两个特征是同时出现的

然而 南方古猿的发现推翻了这个结论

南方古猿普遍能够直立行走

但不会制造工具

有关这方面的最直接的证据

就是利基夫人在1976年

于坦桑尼亚奥杜威峡谷以南的

一个叫作莱托利的平原上

发现了两个南方古猿个体的脚印

莱托利平原上有一座火山

火山曾经喷发过

在它的周围形成了很厚的

火山灰的沉积层

考古队员们有一次在打闹当中

用大象粪互相击打

有一个队员倒地后发现

火山灰的凝结层当中有动物的脚印痕迹

考古队员们就顺着这个痕迹挖了下去

挖出了一条几十米长的脚印带

在脚印带当中

有两个南方古猿个体的脚印

一个是成年的 一个是小孩的

在它们脚印周围还有许多动物的脚印

所有这些脚印都显得从容不迫

看来它们已经对火山的喷发司空见惯了

从能人开始

世界历史进入了它的最初阶段 石器时代

石器是人类祖先生存斗争的基本武器

根据工具制作技术的不同

石器时代又分成旧石器时代

和新石器时代两大阶段

两大阶段之间插着一个过渡阶段

人称中石器或细石器时代

所谓旧石器 是指打制的石器

石器时代当中以旧石器时代时间最长

从180万年前一直延续到约15000年前

由于时间久远

考古学家为了认识的方便起见

又把这个时期分成三个较短的时期

即旧石器时代早期 中期和晚期

旧石器时代早期自180万年前至20 30万年前

这个时期的人类还带有猿的特征

所以被称为猿人

比如最早的能人脑量还只有500-700毫升

身高在1.2至1.4米 能直立行走

较晚期的猿人

如非洲的奥科托姆人 欧洲的海德堡人

亚洲的北京人 蓝田人等

脑量虽然增大到750至1059毫升

身高增长到1.6米左右

但还是同现在人有显著的区别

尤其头骨构造仍具有猿的特征

吻部 眉脊突出 前额矮平

没有或只有很小的下颌

猿人的食物来源要靠采集和狩猎

他们采集和狩猎的工具主要是

用砾石相互敲打成多面体

棱锥体 石片之类砍砸器

他们用这些粗糙的工具刺杀 猎捕 切割

性情比较温和的大中型动物

如长颈鹿 野马 大象 河马 羚羊等等

至于鸟类 鱼类 昆虫 鸟蛋 植物块根

果实甚至昆虫

就更是早期人类的果腹之物了

随着上百万年生存经验的积累

旧石器早期的人们逐渐能

按照自己的预想去生产自己的产品

于是出现多用途的石器

像两面打击成型的手斧

砍砸器

刮削器

尖状器之类

在100多万年前至50万年前这段时间里

世界一些地区的古人类

相继掌握了人工控制天然火的技能

考古学家分别在肯尼亚的切斯旺贾以及

我国山西芮城西侯度

北京周口店猿人遗址

发现了人工用火的痕迹

火的使用在世界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无论怎样估量都不过分

火被用来加工食物

取暖以及自我保护

烧制的食物不仅味道好

而且易于咀嚼和消化

高温加热的食物

可以形成200多种新的化合物

促使人体内脏 大脑 骨骼

口腔的进化加快

火还被用来驱赶野兽 加工木器

导致人类猎取动物的水平空前提高

披毛犀 野牛 剑齿象这些大型野兽

也就成了原始人的猎物

更重要的是

有了火 人类从此不再风餐露宿

迁入了可以遮风避雨的洞穴

这样

在100万年前开始的四次大冰期当中

人类不仅在北半球的冰天雪地中

生存下来

而且还迁徙到了旧大陆的大部分地区

至于他们的社会结构 公社的领袖

通常是由公社的成员集体推选产生的

在氏族和部落阶段

公社还实行严格的外婚制

公社内部的成员

必须到公社外部去寻找自己的配偶

公社内实行严格的社会分工

比如说男人出去狩猎

女人在驻地照料孩子

和采集各种野生植物

北京猿人的颅骨内腔结构证实

人类的分节语能力产生于

旧石器时代早期约50万年前左右

于人工用火的发明在同一时期

时钟转到大约25万年前

也就是到了旧石器时代中期

人类开始从猿人阶段向我们现代人过渡

直立行走实际上

不仅仅是解放了人的双手

而且它还引起了身体部位的

某些相关的变化

具体到发音器官上

随着人的直立行走和腭部的隆起

人的吻部会萎缩

口腔和喉会形成一个直角 这个直角

是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地方之一

非常有利于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

另外 从当时人类的情况来看

熟食的发明使得人类的

咀嚼器官逐渐萎缩 牙床变小

口腔内发音器官的活动余地变得更大

这样非常有利于人类语言当中的

共鸣和唇音的形成

大约5万年前

人类进入了旧石器时代晚期

这时的人在体质形态方面

已经同我们现代人没有什么差别

三大人种的形成过程也已完结

现代人类学认为 人种或者叫作种族

是具有共同遗传体质特征的人类群体

大体分成三类

第一类是蒙古利亚人种 也叫黄种人

第二类是高加索人种 也叫白种人

第三类是尼格罗人种 也叫黑种人

黄种人主要分布在亚洲

白种人主要分布在欧美

黑种人主要分布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

各人种之间体质形态的差别

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皮肤的颜色 眼睛的颜色

头发的颜色和体型

这些不同的特征

是受不同的地理环境影响形成的

比如说 黑人大多数皮肤黝黑

是因为这种黝黑的皮肤

有利于保护身体免受紫外线的伤害

大多数黑人的头发是卷曲的

是因为这种卷曲的发型

可以提高身体的隔热性

再比如 北部欧洲的白人大多数

鼻梁隆起 鼻腔狭长

是因为这种鼻型有利于冷空气的加热

这些现象 特征进一步证明

人类的体质

是受到不同的地理环境影响

逐渐地演变成的

但是这与智力品格方面的

高低优劣没有什么关系

到了旧石器时代的晚期

石器制作的技术又有了很大的发展

像当时出现的间接打击法 钻孔法

和摩擦法等等

随着人类生存能力不断提高

人类的活动空间明显扩大

人类在晚期智人时代跨过白令海峡

飘过太平洋岛屿

成群结队在美洲和大洋洲安家落户

所以 第一批发现新大陆的移民

与其说是近代欧洲人

不如说是旧石器时代的亚洲居民

物质生活的改善伴随着精神生活的进步

在旧石器时代的尾声中

人类的语言随着人类分散到世界各地

而分化成几千种语言 词汇和语法结构

不同的分节语

只要有人存在

就能找到各种原始宗教的痕迹

如图腾崇拜 安灵崇拜 祖先崇拜等

以及以洞穴壁画和雕刻为代表的

丰富多彩的原始艺术

这些岩画描绘出表达他们喜怒哀乐的舞蹈

这些早期人类的绘画

是文字长期发展历史中的第一步

正是这种技艺

把我们与地球上其他生物区别开来

并为我们提供一个保存历史的方法

它意味着那史无前例

无比瑰丽的文明社会的曙光

就要升起在地平线之上了

本文由Guess盖世电竞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Guess盖世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