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墓群出土珍贵文物,山东青岛土山屯墓群文

作者:文物考古

这个墓群出土珍贵文物 还入围中国考古新发现2018年1月18日15:01:00927 浏览/0 评论新闻来源:华夏收藏网 分享

  发掘单位: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 烟台市博物馆 青岛市黄岛区博物馆

         齐鲁网济南9月2日讯(记者 陈志富 通讯员 许鑫)记者从昨天召开的全省考过工作会上了解到,8月30-31日,山东省文物局委托山东省考古学会评审了2016年度重要考古发现,这是我省首次就田野考古新发现组织开展的评审活动。经过省内各资质单位的积极申报及省文物局的严格初审,最终有13项田野考古项目入围。最后,每个项目负责人汇报,接受来自省内外著名考古专家组成的评审组现场提问和评审,于31日投票产生我省2016年度五项重要考古发现,分别是:泰安大汶口遗址、章丘焦家遗址、临淄齐国故城10号宫殿建筑遗址、济南市鲍山梁二村墓葬、黄岛区土山屯墓群。

1月1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7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研究员宣布了2017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六项入选项目。位于青岛黄岛区的土山屯墓群被列为考古新发现入围项目。

 

  “五大考古发现”时代跨度长,文化内涵丰富,价值突出,意义重大,集中反映了我省去年考古工作的辉煌成就。跨越了新石器时代、东周、汉代三个时期。其内涵丰富,既有史前时期新发现排列有序的居住区,也有东周时期巍峨的大型夯土宫殿建筑基址,既有史前、东周时期贵族墓葬,也有汉代县令低级官员的家族墓地,既有在大汶口遗址、齐国故城、焦家这样的国家级、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内进行的主动性发掘成果,也有如梁二村、土山屯在配合基本建设中开展的抢救性意外收获,出土文物既有史前时期大量精美的陶器、玉器,也有令人眼前闪亮的东周青铜编钟及汉代珍贵木渎、漆器。

文物考古 1

  2016年5月至2017年11月,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联合黄岛区博物馆,对土山屯墓群部分区域进行了考古发掘,获得了重要的考古新发现。

  一、泰安大汶口遗址

此次考古发现,墓群封土之下一般为两座具有早晚关系的并穴墓葬。较早的墓葬入葬后,在墓上起封土,为第一次埋葬封土。较晚的墓葬均打破部分较早的封土,入葬后,再在其上起封土,较晚的封土叠压在原封土之上,整体形成一个更大的封土。部分墓圹外围发现有沟状遗迹,可能为排水沟或界沟。

 

  泰安大汶口遗址是黄河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的大型聚落遗址,也是大汶口文化的命名地。遗址分布于泰安市岱岳区汶口镇南端的卫驾庄和宁阳县堡头村之间。大汶口遗址曾经过1959年、1974年和1978年三次较大规模的发掘,获得一系列重要成果。2011年该遗址被列入国家“十二五”大遗址保护规划和全国首批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2016年又被列入国家“十三五”重点大遗址保护名录。

文物考古 2

  发掘之初便突出课题意识并以此指导考古全程。积极探索鲁东南沿海汉代封土墓的构制、内涵及其与江浙一带的经济文化交流等。在考古发掘的同时,积极开展对周边遗址的调查工作——探寻墓群主人生前的生活区,发现了同时期的城址、窑炉等相关遗迹。

  为配合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2012年-2017年,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持续开展考古工作。2016年,清理并解剖了大汶口文化房址6座,发现了大汶口文化时期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单体建筑,与前几年的工作一起,揭露了一片房屋排列有序、规模大小有别、距今约5500年前的史前人类生活居住区。随着考古工作的逐年开展,史前人类的生活居住场景犹如一副美丽的水墨卷轴,在古老的大汶河畔正在徐徐展开。

成果

 

  二、章丘焦家遗址

墓葬保存完好出土遗物丰富

  发掘严格执行田野考古操作规程。根据实际需求划分发掘区,确认封土及遗迹之间的相互关系后,再对封土、祭台和墓葬等逐一清理。注重各种现代科技手段的应用。使用多种技术手段对整个发掘区和遗迹进行航拍测绘,对所有墓葬的不同发掘层面进行三维建模并初步实现了田野考古绘图电子化,对重要遗迹全程多机位录像,利用红外扫描仪对出土木牍等文献资料第一时间进行红外扫描以提取宝贵的文字信息,多次邀请相关专家现场指导有机质文物提取和保护工作。注重搭建多学科合作研究平台。与多家单位合作,对出土木材年轮的氧同位素进行检测以研究气候变迁,对出土漆器进行成分检测和研究制作工艺,开展植物考古、体质人类学和动物考古的检测和研究工作,开展人体骨骼牙齿中锶同位素检测和研究工作,对出土漆器和纺织品进行保护、修复和研究工作。

  焦家遗址地处泰沂山系北侧的山前平原地带,东南距章丘区约20公里,南距城子崖遗址4公里。2016年4-6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山东大学考古学系第一次大规模发掘该遗址,取得了突出的成果。

土山屯墓群考古队领队彭峪介绍,本次共发掘西汉晚期——东汉早中期墓葬52座,东汉晚期-魏晋时期墓8座。最为重要的是西汉晚期-东汉早中期的一批墓葬,这些墓葬大部分并穴分布于封土之下,呈长方形,部分带有墓道呈"甲"字形,岩坑竖穴砖木混合椁形制为主,墓葬发现有"人"字形椁顶的迹象。有的椁外填有大量的陶瓦片堆积,多为破碎的建筑材料,推测其用途与"积贝、积沙、积石"墓的用途相似,可能也有一定防盗作用,可称之为"积陶墓"。

 

  共发现61座大汶口文化房址,填补了鲁中北地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居住形态研究的空白。取得一批较为系统和丰富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的埋葬材料,为研究鲁中北地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的葬俗、葬制提供珍贵材料。出土大量的大汶口文化日用陶器及相当数量的玉器、白陶,大型墓葬的出现,均昭示了这是这一处重要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的中心聚落遗址。

文物考古 3

  主要发现和收获

  三、临淄齐国故城10号宫殿建筑遗址

亮点

 

  10号宫殿遗址位于齐故城小城的东北部,东距小城东墙约300米,西南方向不远处即为著名的桓公台宫殿建筑遗址区。遗址整体地势高出周围,当地俗称“金銮殿”。2015年10-12月、2016年3-5月,为配合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10号建筑遗址进行了第二次发掘。

出土明温和木牍等珍贵文物

  本次发掘,共清理墓葬178座,其中东周时期墓葬25 座,汉代墓葬125座,清代墓葬28座。最为重要的是汉代时期的墓葬,形制特殊,出土遗物丰富且保存较好。

  经过发掘了解到,10号建筑基址为战国时期修筑的夯土台基建筑,平面上总体南北长达87.5米,东西宽113米,高度在3米以上,规模宏大。台基周围壁面立柱镶板,装饰完善。台上建筑虽无法复原,但出土的高大华美的彩绘木门以及纹饰繁复的铜构件,反映了建筑具有相当高的规格,应为战国时期齐国的一处重要宫殿遗存。

"发掘出土文物共计1000余件,主要有陶器、原始青瓷器、铜器、铁器、漆木器、玉器和丝织品等。"林玉海介绍,原始青瓷器主要有原始青瓷壶和原始青瓷瓿,这类器物在鲁东南沿海地区汉代墓葬中常有发现,产地应为吴越地区;铜器主要有铜镜、铜带钩、铜环、铜印章等,其中铜镜出土数量大,种类多,且保存状况好;铁器主要有削刀和铁剑;漆木器有漆盒、漆案、漆盘、漆樽、漆奁、漆耳杯、木牍、竹简、木剑、木带钩、木杖和木温明等;玉器有玉印、玉带钩、玉环和玉剑璏等;纺织品残朽严重,但依然提取了纱帽、系带、鞋袜等部分织物,另有部分织物整体提取,待室内进一步清理保护。

 

  四、济南市鲍山梁二村墓葬

文物考古 4

  发现汉代时期封土15处,封土之下一般为两座墓(封1下为四座墓)。墓葬之间有早晚关系,较晚墓葬打破较早的墓葬封土,再在墓葬上堆积新的封土,新的封土叠压在较早墓葬的封土之上,从而整体形成一个更大的封土。部分墓圹外围发现有沟状遗迹,可能为排水沟或界沟。  

  为配合济南市新东站片区安置房建设工程,济南市考古研究所于2016年8月至12月对历城区鲍山街道梁二村发现的两座战国墓和两座周代木构水井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专家介绍,温明这类器物,过去在扬州、连云港等地曾发掘出土,往往称为"面罩",学术界对其定名曾有过讨论。《汉书·霍光传》:"赐金钱、缯絮、绣被百领……东园温明,皆如乘舆制度。"关于"温明",东汉人服虔注曰:"东园处此器,形如方漆桶,开一面,漆画之,以镜置其中,以悬尸上,大殓并盖之。"

文物考古 5
封4遗迹分布情况-墓葬、祭台、沟状遗迹

  共发现2座大型积石木椁墓葬,其中两座“甲”字形。M1出土大量随葬品,惜遭工程施工方严重破坏,椁室仅存北侧和南侧下部砌石,其余两侧及棺椁、人骨、随葬品等均被扰乱无存。征缴出土器物40余件(组),多已残损,相对完整的有青铜镈钟、钮钟1套、句鑃1套、盖豆、罍等器物。扰乱填土中采集小金环、铜镞、铜戈、圭形铜片、玉璧(图一五)、骨蚌饰等30余件(组)。M2亦遭严重盗扰,出土少量遗物。墓葬虽被严重破坏,但结构相对完整、随葬品较为丰富,尤其M1是济南乃至山东地区近年来发现的规模较大的战国墓,根据其形制和出土器物推测墓主人当为大夫一级的贵族,时代大致为战国晚期;M2墓主人为士级别,应为M1陪葬墓或家族墓。为研究齐国葬俗、齐国边邑、齐文化变迁、齐国历史等提供了重要资料。

木牍上都写了些什么

文物考古 6

  五、黄岛区土山屯墓群

文物考古 7

封5前的祭台(上)、封10前祭台中央的陶罐(下)

  土山屯墓群位于胶南市张家楼镇土山屯村东北1公里处的岭上,为一处东周——汉代时期的古代墓群,原地表可见大型封土14座。现为黄岛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5月—7月,为配合黄岛区拘留所建设项目,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联合黄岛区博物馆,进行了考古发掘。共发掘古代墓葬60余座,主要是西汉时期,多为有封土的中小型墓葬,出土了大量随葬品,有原始青瓷、铜镜、精美的漆器、珍贵的公文木椟、遣册、丝织品等。其中一座墓葬中出土了“萧令之印”、“堂邑令印”两枚玉印章,为墓主人身份的判断提供了确凿证据。

第一片 两面每面分两栏书写

文物考古 8

  该墓地的发掘是我省近年来汉代考古的重要发现。其公文木椟是我省首次发现该类实物资料,木椟内容详尽、文字清晰、书法工整,是研究秦汉史的珍贵实物资料。封土结构及形成过程的揭示是研究鲁东南沿海地区封土墓葬难得的一批新材料。

第一面及第二面上栏为《堂邑元寿二年要具薄》,共38行,记载了吏员数量、城池大小、户口人数、犯罪人数、库兵数量、提封数量、疾病、垦田、钱粮市税、传马数量、赈济贫民等方面。

M147棺椁结构及棺外侧的“棺束”

     (来源:齐鲁网 作者:陈志富 许鑫)

第二面下栏为《元寿二年十一月见钱及逋簿》,共14行,所载内容为税收和欠缴的各类税收细节。

 

第二片 两面书写

  共在7处封土的南侧发现有砖构平台,均位于封土南侧的缓坡之上,略呈方形,边长2-2.5米,其中封10砖构平台中央放置有一灰陶罐。初步推测其应为“祭台”性质的遗迹,其作用应是在墓前“露祭”时摆放酒食。部分封土发现存在早晚关系的两处砖构平台,分别对应早晚两期封土。

《诸曹要员集簿》共20行,所载内容与《诸曹要员集簿》相似,略有不同。

 

第三片 单面书写

  汉代墓葬形制主要为岩坑竖穴砖木混椁墓,其中一些墓葬规模较大,并穴于封土之下,部分带有墓道,呈“甲”字形。棺椁结构多样,分别有三椁重棺、双椁重棺、双椁单棺、单椁双棺和单椁单棺等;一般兼具砖椁和木椁,部分保存较好的墓葬,在椁顶之上发现有横铺的圆木或半圆木,似为象征屋顶房梁;椁室内除放置棺外,一般分边箱或头箱。M177葬制殊为复杂,椁室有“人”字形木椁顶和堂寝结构。有的椁外填有大量的陶瓦片堆积,多为破碎的建筑材料,与“积贝、积沙、积石”墓形制类似,可称之为“积陶墓”。棺多为长方形盒状,少量棺为独木凿空制作,其中M147和M157馆外有麻布棺束髹漆的现象。部分墓葬人骨保存完整,出土大量头发、胡须和指甲标本。根据出土的关于墓主身份的文字材料(印章和遣册),可称这批墓葬为“刘氏家族”墓地。

为《堂邑盗贼命簿》,共7行,记载所捕盗贼及定罪情况。

 

第四片 两面书写,每面分两栏

  出土文物计1000余件(套),主要有陶器、原始青瓷器、铜器、铁器、漆木器、玉器和丝织品等。原始青瓷器主要有壶、瓿等;铜器主要有盆、熏炉、带钩、印章、铜镜、铜环等,其中铜镜出土数量大,种类多,保存好;铁器主要有削刀、佩刀和玉具剑等;漆木器发现较多且保存较好,主要有嵌金漆七子奁、盒、案、盘、樽、耳杯和木剑、木枕、木带钩、木杖、温明、双管毛笔、木牍和竹简等;玉器主要有玉印、带钩、环、剑璏、佩和玉琀蝉等;丝织品虽有残朽,仍然提取了纱帽、系带、鞋袜等。  

上栏为《囚簿》,共6行,记载囚徒定罪及输铁官情况。下栏未有自名,共4行,前有墨点,分别记载两件司法案例和戈船所在位置。

文物考古 9
铜器——上1:鎏金铜盆(M6);上2:凤鸟席镇(M7);上3左:四乳神兽铭文镜(M125);上3右:七乳宴乐铭文镜(M170)

第二面为《牧君移书要》,共8行,为一种由上往下传达的公文,记载州牧君下行的文书概要,共计6件事。

文物考古 10

第五片 两面书写,每面分两栏

琥珀器、琉璃器、玉器——1:琥珀串饰(11M6);2:玉剑璏(M147);3:琉璃瑞兽(M70);4:谷纹玉环 (M147);5:琉璃口琀(M147);6:玉带钩(M147);7:韘形佩(11M6)

为《堂邑元寿二年库兵要完坚簿》,共49行,所载内容为兵器完损情况的统计,所记兵器种类繁多,数量庞大。

文物考古 11

第六片 两面书写,每面分两栏

墨书印面玉印(M147)

第一面上栏为《盗贼命簿》,共7行,记载所捕盗贼数量及定罪情况。下栏为《君视事以来捕得他县盗贼小盗伤人簿》,共7行,记载所捕他县盗贼伤人情况。第二面上栏为《囚簿》,共5行,记载囚徒定罪情况。

文物考古 12

下栏未有自名,共三行,以墨书"●"开头,记载县民疾疫及治疗情况。

玉温明结构及内部虎头枕(M147)

《续汉书·百官志》刘昭注引胡广注曰:"秋冬岁尽,各计县户口、垦田、钱谷出入、盗贼多少,上其集簿。丞尉以下,岁诣郡,课校其功…… "对照遣册,"堂邑户口薄一"应是指这批上计文书牍。

文物考古 13

精美的漆器也是本次发掘的收获之一。土山屯墓群出土漆器器形、胎质、装饰风格等均与扬州、连云港一带西汉中晚期木椁墓出土漆器非常相似,甚至有些完全相同,似为同一作坊生产。

漆器——上1:漆案、漆盘、漆尊(M178);上2:嵌金七子奁(11M6);上3:漆盒(M177)

[专家观点]

文物考古 14

新发现为秦汉史研究提供珍贵资料

玉席正射影像及局部细节

记者了解到,此次发掘的这批西汉晚期—东汉早中期的墓葬,由于大多未被盗扰,且埋藏环境较好,故保存相对完好。其封土下两座墓葬的结构,异于本地区发掘的胶州赵家庄汉墓、黄岛安子沟汉墓和日照海曲汉墓,为鲁东南沿海区域的这类封土墓研究提供了新的考古资料。

文物考古 15

封土前砖构"祭台",是国内首次发现,为研究西汉晚期的丧葬制度和社会风俗,特别是对墓祭制度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观察视角和考古资料。砖椁加木椁的椁室结构,当是受南北两种地域文化的影响。"人"字形椁顶目前多发现于今江苏、浙江沿海一带,有研究者推测这是属于越人的一种独特埋葬制度。土山屯墓群出土"人"字形椁顶,应与战国至汉代时期鲁东南区域和江浙吴越文化区频繁的经济文化交流有关。

木牍——左1:堂邑元寿二年要具簿(M147);左2:堂邑令刘君衣物名(M147);左3:左曹中郎刘仲子衣物疏(M157);左4:名刺(M147);左五:空白木牍(M125)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信立祥说,完整的县级集薄是第一次出土,特别是文字保存完整,价值非常高。温明之前也出过,但这次结构完整,各部分构件位置清楚,且有遣册上的自名,很难得。这群墓葬有自己的特点,每一个墓都不一样,有些显然受到中原的影响,比如砖椁。其他地区砖椁直接放棺,这里有地方特色,砖椁内置木椁。墓祭的问题,在鲁西南和鲁西地区,祠堂非常发达,在封土上使用祭坛,很具地方特色。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白云翔说,这次考古做得无可挑剔,包括现场发掘、资料提取和科技的运用等都做得比较完善。木牍的发现,包括遣册和公文木牍,为秦汉史研究提供了十分珍贵的原始资料。

 

6大考古新发现

  其中玉印、玉席、玉温明、玉枕和木牍(竹简)尤为重要。玉印出土M147,立方体形,侧面有对穿小孔。墨书印面,分别为“萧令之印”和“堂邑令印”,应为明器。玉席位于M147墓主人身下,保存完好,为琉璃片(铅钡玻璃)连缀的席状葬具,以方形为主,少量圆形和菱形。片上铸有柿蒂纹、龙纹和虎纹,纹饰部分贴有金箔,另有部分素面琉璃片,四角均有小孔,用以连缀。玉席与棺内底同宽,略短于棺内底。其底部铺有一层毛毡类织物,疑为承托玉席之物。温明发现于M147棺内北侧,罩于墓主人头部之上,盒状,盝顶中央嵌琉璃璧,璧中央置包金箔木雕小龟;盝顶斜坡四角附有四只木雕包金银箔螭虎;盒身内外侧均镶嵌有琉璃饰片,北、东、西三面侧板内侧均镶嵌有一面素面铜镜,盒身内放置包金虎头木枕一件,另附有木雕包金的伏羲女娲和侍女等木偶。这类器物,以前有少量发现,多位先生对其定名曾有过讨论。因本次发掘同出的遣册上有自名,故可确知此器物即为“温明”。这是目前发现的形制最繁复、工艺最复杂、保存最完整的汉代温明实物。

济南市章丘区焦家遗址

 

焦家遗址两次发掘面积共计约2170平方米,发现了极为丰富的大汶口文化遗存,包括1圈城墙和壕沟、215座墓葬、116座房址、1座陶窑等,另外在发现的974个灰坑中,绝大多数属于大汶口文化。出土的大量大汶口文化日用陶器及玉器、白陶,大型墓葬的出现,以及大汶口文化晚期城墙和壕沟的发现,均揭示出这是这一处重要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的中心聚落遗址。从墓葬发掘情况看,这批墓葬表现出鲜明的地域和时代特色,墓葬分化不断加剧,极大地丰富了对大汶口文化葬制和葬俗的认识。房址的发现填补了鲁中北地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居住形态研究的空白。焦家遗址处于古代文化底蕴极其深厚区域的核心地带,是鲁北地区具有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意义的重要遗址。长期、系统地开展焦家遗址的聚落考古和多学科的综合研究,对于探讨鲁北地区聚落结构和人地关系、深化中国东部地区的文明起源和形成研究具有重大意义和价值。

  共发现23枚木牍,其中9枚为遣册,6枚为上计文书木牍,另有2枚名刺和数枚空白牍。M147出土的遣册“堂邑令刘君衣物名”,其上有关“玉温明”、“玉席”和“堂邑戶口薄”等记载,尤为重要。“上计”文书牍中,《堂邑元寿二年要具薄》、《诸曹要员集簿》、《堂邑盗贼命簿》和《囚簿》等记载了堂邑县元寿二年的吏员数量、城池大小、户籍人口、犯罪人数、库兵数量、提封数量、疾病、垦田、钱粮市税、传马数量、赈济贫民、所捕盗贼及定罪情况。另有《元寿二年十一月见钱及逋簿》、《君视事以来捕得他县盗贼小盗伤人簿》、《牧君移书要》、《堂邑元寿二年库兵要完坚簿》等木牍。除此之外,M164棺中发现有一些竹简,虽残朽较为严重,仍发现其上有墨书字迹。

文物考古 16河北行唐县南桥镇故郡东周遗址

 

经考古调查,共发现六处新石器及战国至隋唐时期的城址、墓葬、遗址。发掘面积约7000平方米,共清理东周墓葬36座、车马坑7座、水井50眼、灰坑420个、窑2座、灶2座,出土铜、金、玉、陶、蚌、骨角器上千件。初步认定为春秋晚期至战国前期北方戎、狄族群的贵族墓地和战国前期居住址。故郡遗址的发掘填补了冀中地区同期考古空白。墓葬狭深积石、动物头蹄葬及铜鍑、直刃匕首式短剑、金盘丝耳环、玛瑙饰品、饰有绹索纹的青铜器,流行殉人、大量殉牲,别具一格的车马装饰,在同期中原各国极为罕见,是北方族群自有特色;同时,车马埋葬制度,青铜器、陶器纹饰、造型、器物组合等又显现深受晋、燕等中原文化影响,为研究戎狄族群华夏化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提供了极为珍贵的资料。

  学术突破及其重要意义

文物考古 17

 

  1、土山屯汉代墓葬,大多保存相对完好。其封土下两座墓葬的结构,异于本地区发掘的胶州赵家庄汉墓和日照海曲汉墓等,为鲁东南沿海这类封土墓研究提供了新的考古资料。“积陶墓”的发现,或是一种新的葬制。砖椁加木椁的椁室结构、“人”字形椁顶、独木棺等现象,应与战国至汉代这一区域和吴越文化区频繁的经济文化交流有关。

 

  2、墓群所在的区域,为秦汉时期琅琊郡地域。本次不仅发掘了一批“刘氏家族”墓葬,还在墓地北4公里处发现了同时期城址,该遗址年代跨越龙山、岳石、东周、秦汉直至隋唐,调查发现大量汉“千秋万岁”瓦当、大型柱础石、双陶水管等重要迹象,这为进一步探寻盛极一时的琅琊郡地望等历史之谜提供了重要的考古依据。

 

  3、封土前砖构“祭台”,是国内汉代考古中首次发现,为研究两汉时期的丧葬制度提供了新的考古资料,填补了汉代墓祭制度研究中有关实物资料缺乏的空白。

 

  4、大量原始青瓷器、扬州风格漆器和温明、玉席等葬具的发现,为研究汉代时期鲁东南沿海与江浙地区的经济文化交流和汉代海上丝绸之路等都提供了新的物证。竹木漆器、纺织品等有机质文物的发现,在北方地区尤为罕见,将极大丰富我国北方地区汉代经济文化的研究。

 

  5、出土的遣册等弥足珍贵,为汉代名物制度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资料。特别是温明和玉席,均是第一次发现自名,为这类文物定名的讨论提供了考古依据,是为定论。玉席的完整呈现,对校正以往一些汉代墓葬出土“玉片”的性质(通常认为是“玉衣片”),提供了新的研究角度;明器墨书玉印的提取,国内罕见,为以往汉代墓葬出土的空白印面印章的研究等提供了明确佐证。

 

  6、上计文书木牍是墓葬内发掘出土的第一批完整的汉代县级上计文书牍。这批木牍保存完整、内容详尽、文字清晰、书法工整,与尹湾汉墓、天长纪庄汉墓和松柏汉墓出土的上计文书牍,共同构建了汉代时期郡、县、乡三级行政机构上计制度的实物资料体系,补文献之不足,对汉代行政制度、司法制度和书法史研究等具均有重大意义。

 

  土山屯墓群墓葬布局、封土、祭台、棺椁形制、出土文物等均保存较好,构成完整的有机整体,在汉代中低级贵族墓葬发掘资料中非常罕见。其墓葬形制及出土器物具有鲜明的吴越文化特色,对于鲁东南沿海地区葬俗研究及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等都具有指标性意义;出土文献等珍贵文物,为研究汉代政治制度、地域文化以及物质文化交流等提供了宝贵的资料,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和科研价值,是一次极为重要的考古新发现。  

责编:李来玉

 

本文由Guess盖世电竞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Guess盖世电竞